耘、

【坤廷】要不我们从头来过(十二)

兔叽啊:

·这是一个渣攻重返自己作为渣攻的岁月里企图改变自己渣攻本质的故事。
·重度狗血,不喜勿戳。
·这章会是你们喜欢的。

34.
香溪路有一家甜品店每天门庭若市,排队的人从早到晚不见少,偏偏老板人还挺有个性,特定的品种一天只做多少都是限定的,来得晚了没了就是没了,买的人再多都不加量,愁苦了一群心心念念的甜食爱好者。

蔡徐坤在这家甜品店排队已经第三天了,他整个儿盘亮条顺,个头又突出,在一群小姑娘中间格外显眼,又恰巧还是个开了豪车来乖乖排队的帅哥,这让他往那一站就是周围小姑娘的话题中心,连甜品店的店员都会特别留意他挑选的甜品种类。

第一天大概是来得晚了,帅哥拿了仅剩的几款甜品就结账走人,第二天来得早一些,赶上人最多的时候,明明等得都要不耐烦频频看手机,却还是站够了一个小时,进店里选了跟前一天完全不同的品种,而今天帅哥就来得尤其早了,迎他进门的时候店里品种齐全,最大热的几款甜品都还有剩余,他大概是心情愉悦,仔细挑了几款特定的制作,照例让店员小心包了装好,临走时候看见店员钥匙扣上挂了个小僵尸挂件,软软乎乎很是可爱。

“那个……”蔡徐坤不大好意思地指了指那个小挂件,“请问那个可以卖我么?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卖,我可以加价买。”

忽然被cue到的小姑娘“腾”一下红了脸,拿着钥匙扣紧张得快不会说话。

“啊可以的……可以,您要是喜欢送您好了。”

蔡徐坤笑笑:“不了,我还是买下来吧,这样比较合适。”

等小姑娘把小挂件交到他手上,看他装到跟甜品一个盒子里,不禁有几分好奇:“请问…您这是准备送人的吗?”

眼前的帅哥掂了掂手里的甜品袋,好像想到了什么特别令他满足的事情,笑得异常温柔。

“对,给我爱人的。”


朱正廷今天收到的东西又是一大堆新鲜甜品,和前两天一样,蔡徐坤把它们装到一个袋子里,软磨硬泡让朱正廷把它们全捎回家,后果就是朱正廷已经连续两天晚上吃得停不下来几乎完全放弃了身材管理。

“我不能再吃了。”

“那你把它们放到冰箱里吧,想吃的时候再拿出来就好,今天的这些你肯定也会喜欢的。”

蔡徐坤趁着他摇摆不定的时候接过他的包,顺带揉揉他的头发,等他反应过来,包和甜品都已经稳稳放在了车后座,副驾驶车门为他打开,蔡徐坤靠在车边一脸得逞样儿。

“正正,上班那么辛苦,既然不想吃甜品,那我们去吃其他好吃的吧。”

朱正廷这次连瞪都懒得瞪他,反倒大大方方坐进车里,心里盘算着怎么吃才能吃垮他,没多久又开始后悔,他觉得以他俩现在这不上不下的关系,独处一室吃饭可能会怪尴尬的,他怕自己不知道怎么应对蔡徐坤放到自己身上的热切目光。

事实证明他想错了,当他跟蔡徐坤在人声鼎沸的火锅店坐下来的时候,他差点以为自己再一次穿越了——他从来不认为蔡徐坤是会在这种吵闹嘈杂的地方安心吃一顿饭的人,虽然自己是真的很爱一切小吃火锅大排档饮食,平日里闲着也没少跟范丞丞乱吃一通,可他真的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这样的吃饭对象会变成蔡徐坤,他不是洁癖么?

蔡徐坤拿起菜单轻轻敲了敲朱正廷头,等他神游天外结束一脸认真问他想吃什么菜。

“我随意,都可以。”

他看蔡徐坤在菜单上仔细研究了很久,挑挑拣拣选了一大堆,最后汤锅端上来的时候朱正廷终究是没忍住。

“你不是不能吃辣的么?”

面前的锅底红彤彤一片,扑鼻而来的香辣气息让人食指大动,朱正廷真的馋得不行了。

蔡徐坤看他面对食物两眼放光的馋猫样,心里满意自己没选错地方,一边往开了的锅里放牛肉一边宠溺地笑:“可是你喜欢啊。”

朱正廷听得一愣,随后耳根子有些发红,他眨巴着眼侧过头去拿一边的酸梅汁,端起来默不作声开始喝。

吃饭的时候他全程盯着自己碗里,蔡徐坤一个劲儿往他碗里挑菜,时机也把控得刚刚好,每次他吃完肉面前就是凉好的菜,吃完菜肉又接着续进他碗里,蔡徐坤自己也不知道吃了几筷子,朱正廷不想说话,他就不多烦他,闭了嘴只顾着照顾他吃饭,倒也相当开心,一顿饭吃下来还多了解了他尤其爱吃的几个菜。

饭快吃到尾声的时候蔡徐坤手机响,他摸出来看了一眼,脸色忽然变得难看,直接按了静音,“啪”一下倒扣在桌面上,没事儿人一样继续给朱正廷开饮料,那手机契而不舍,一次没接通又开始第二次响,蔡徐坤照例按掉,直到它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朱正廷憋不住了。

“你接吧。”

蔡徐坤瞟了一眼在一边不停震动的手机,伸手拿过来挂断了电话,这次直接选择了关机,看来是真不打算接。

朱正廷虽不明缘由倒也没多问,眼看吃得差不多了就放下筷子,等结完账跟着蔡徐坤出了店里,手机又响了,不过这次是他自己的。

手机上是一串朱正廷完全没有印象的陌生数字,他接起来礼貌性地说了声“你好”,对方却迟迟没有回应,正准备挂掉的时候对面开了口,朱正廷觉得声音有些耳熟,几十秒过后,他面无表情地将自己手机递到蔡徐坤面前。

“找你的。”

35.
蔡徐坤一惊,随后沉了脸,接过手机放到耳边,对面传来林竟说不上多善意的声音:“蔡徐坤如果你挂掉电话我就反复打这个手机找你,你不信可以试试。”

“你到底想干什么?”

蔡徐坤恼火得不行,他怎么都没想到林竟能把电话打到朱正廷这来,先不说他是怎么知道电话号码的,光是想想朱正廷接到这通电话会是什么想法他就觉得烦躁难忍。

“我要你现在来见我。别说你不想来,我找不到你我可以找他啊,你说对吧?”

蔡徐坤气极反笑,他勉强稳住自己暴躁的情绪问清楚地址,扣上手机转身对上朱正廷没什么情绪的眼却是慌了。

这次朱正廷先他一步开了口:“你去吧,我自己回去就行。”迈开步子欲走的时候被蔡徐坤抓住了手,他侧过头就看见他满眼的慌张和急需证明什么的迫切。

“你跟我一起去正正。”

蔡徐坤不傻,他知道自己要是一个人去了,那他就真的解释不清楚自己跟林竟的关系了,倘若不得不去,那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朱正廷陪他一起去,他可以让自己真正在乎的人看明白,他的心早已装不下其他任何人和事。

不等朱正廷出口拒绝,蔡徐坤就攥紧了他的手拉他上车,说什么都不同意朱正廷一个人走,坚持要他陪这一趟,愣是把朱正廷搞得都没脾气了,心里虽然一万个不乐意,还是被迫答应了这个可以说是荒唐的请求。

他发自内心不想去掺合蔡徐坤跟林竟的事,上辈子自己已经吃过太多亏了,今生无论蔡徐坤是怎么想的,他都希望自己躲这些是是非非远远儿的才好,他到现在都不觉得自己在他俩之间能有什么多余的意义。

林竟给的地址是一家俱乐部,推门进去朱正廷就觉得氛围不对,这里今晚过于安静了,一楼零星几个人都是酒保和服务员,二楼包房里只一间格外热闹,他跟蔡徐坤看准房间号推门进去,屋里霎时噤了声。

包房里人还真是不少,朱正廷大致扫了一圈,除了个别几个他印象中跟蔡徐坤有过交集的,其他都是一概的陌生面孔,门边靠了几个流里流气的小啰啰,几乎是他俩一进门,那几人就把门关紧守住。蔡徐坤一时看不透情况,只把朱正廷往自己身后一拉,眯起眼危险地看向坐在包房沙发正中的林竟,旁边还有一个人,说起来朱正廷对他也算是记忆深刻了,面见得虽少,但这个人对蔡徐坤的情感威胁可不算少——他记得这个人叫肖北川,蔡徐坤的准情敌。

“行啊你,把他带来让人看我笑话么?”

林竟一开口就刺得蔡徐坤耳朵不舒服,他不懂什么叫让人看笑话,他不过是想当着爱人的面跟他撇清楚关系而已。

“林竟,我以为我跟你说清楚了的,你这样挺没意思的。”

大概是蔡徐坤的语气一上来就过于冷漠跟疏离,林竟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你跟我说清楚什么了?你觉得我俩能完吗蔡徐坤?我就想见你一面,有那么难么?你至于躲我躲成这样么?”

“我没有躲你,我觉得你想多了,我是真的不想再跟你有任何关系而已,我没有义务一定要见你吧。”

林竟睁大眼,满脸的难以置信,面前的蔡徐坤对于他来说太陌生,不似从前,只要自己生气或者故意让他吃醋,他就会表现出在乎的样子,可现在他和肖北川坐在这里对他好像起不到任何刺激作用,这个人跟自己说着话,注意力却放了大半在自己身后的人身上。

他觉得不甘心,他放软了声音求他:“徐坤你不要跟我闹了好不好?我哪里做得不好我可以改,今天这么多人在这,你非要让我难堪么?”

“抱歉了,我给不了你想要的。”

蔡徐坤无心再跟他周旋,话一说完就想带朱正廷走,他不认为今天这个场子只是简单找他来聚一聚,他得保证朱正廷的安全。果然他刚走到门口,门口一圈人就堵了上来,朱正廷紧跟着他也顿住了脚步,皱眉看了一眼几个明显贴着自己越来越近的人。

蔡徐坤反应迅速,伸开右手牢牢圈住朱正廷让他紧靠了自己,同时用自己的臂膀给他隔开一小片空间,与四周的人尽可能拉开距离。他的火气这下直接不受控制地烧了起来,他转头盯着林竟,一字一句几乎是咬牙切齿:“你他妈敢动他一下试试?”

他眼里是藏不住的愠怒,盯着林竟的样子像足了一头攻击性极强的黑豹,让人基本可以确信,如果有人真的踩了他的底线,动了朱正廷一根头发,那他可能会直接扑上来撕碎他的喉咙。

眼前的画面彻底击碎了林竟引以为傲的自尊心,他索性不再伪装,冷笑出声。

“可以啊,我可以不动他,但美人谁都爱,我想请美人喝杯酒,不过分吧?”

他调转目光,笑意盈盈地看向朱正廷,话却是对着蔡徐坤说的。

“要是美人喝得我开心了,又或者把我喝倒了,我就放你俩双宿双飞去,要是美人酒量不济,让我喝赢了,今晚你跟我走。”

这话太过耳熟。

几乎是一瞬间,朱正廷就仿若回到了那个晚上,他为同样一句话,把自己送进了一个早已定下输赢的赌局,他喝酒喝到手脚发凉,却不及那场赌局的结果带给他的心凉,他败得彻底,输了自尊。也是那一天他知道,当一个人不在意你的时候,哪怕你为他赌上了全部,他也统统视而不见。

朱正廷终于明白自己站在这里难以言说的难受从何而来。

而现下的情况,不单是那句话,连事情发生的时间、地点、层层围绕的人群,甚至是桌上摆着的一瓶瓶泛着苦味的洋酒,都和那天太过相似。命运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

36.
蔡徐坤愣住了,他揽着朱正廷肩膀的手不自觉地发紧,下一步顺着他身侧滑下来,却不是松开,反而绕过他的手腕攥了他的手藏在掌心。

朱正廷感受到他近在耳边加快的呼吸声,紧握自己逐渐变得汗湿的手心,还有开口时喷在自己脸侧的热度。

“不好意思,我老婆没空奉陪。”

蔡徐坤一句话说得笃定,字字清晰,眼底是显而易见的坚决,他勾起嘴角侧过头,轻轻在朱正廷眼角亲了一下,动作温柔又缱绻。

“你想跟他喝酒,恐怕还不够格。”

下一秒他抬眼看向周围蠢蠢欲动的人群,笑容变得极具威胁性,他脱掉外套扔到一边,微微活动着自己的筋骨,背对了身后沙发上的两个人,阴测测地开口。

“肖北川,你觉得你养的这帮没用的废物里,有几个能顶得住一分钟,要不全部一起上?说不定在陈家南赶到之前,你还有得逞的机会,否则等我出了这个门,事情就变得复杂多了。”

但凡了解蔡徐坤一丁点的人都知道,他从小就不是什么好惹的混世魔王,不只是家大业大成为他横行的资本,他本身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最混的时候打架斗殴飙车酗酒什么没干过,偏偏身手跟脑子都好得不行,亏只有别人吃的分。现在这样僵持起来,哪怕对方孤立无援,一圈人也没几个敢立马动的。

肖北川不是傻子,他没想真的跟蔡徐坤闹到这一步,不说别的,要是陈家南真的带人赶过来,吃亏的只能是他们,并且走出这里,蔡徐坤后续还能干出什么来,他觉得都不够自己想的。

他摆摆手让人都退下去,不顾林竟不甘心的眼神,对着门口抬抬下巴示意让他俩走。

蔡徐坤挑挑眉,大概没想到肖北川这次那么识相。

“谢了哥们儿。”

他牵起朱正廷的手越过层层人群往外走,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林竟的声音,那声音压得很低,带了十足的嘲讽,在一片寂静的诺大包房里清晰可闻。

“蔡徐坤你就是个不敢面对的懦夫。”

蔡徐坤的脚步顿住了,他站在原地停留了很久,在朱正廷以为他都会改变心意的时候,他依旧抓牢了他的手,倒回去走到包房正中。

装潢还算华丽的包房里灯光忽明忽暗,空气中漂浮着散不尽的酒气,周遭的目光都带了些或多或少的不怀好意,而自己身边的人——他看了看站在身旁神情疑惑地望着自己的朱正廷——他还在这里,只要他还在这里,自己的心就会变得有所希冀,其他一切都不再重要。

蔡徐坤对着他安抚性地笑笑,随后松开他的手,拿起桌上的一瓶酒,倒在了自己面前的三个杯子里。

杯子不小,方方正正的玻璃杯,一瓶酒满满当当倒了三杯。

“我本来答应过我媳妇儿不再喝酒的,但今天这酒我确实该喝,破例这一次了。”

然后他当着所有人的面,看着林竟和肖北川,端起来第一杯酒。

“第一杯酒,林竟,我敬你,也敬我们的前尘往事,感谢你这些年来对我无条件的信任,我知道你愿意跟我有一个未来,但抱歉,这个未来我给不了你了,我俩的那些过去,就让它真的过去吧,这杯酒过后,我们余生各自安好,两不相欠。”

他仰头喝完第一杯,一滴不剩。他再端起来第二杯酒。

“第二杯酒,我敬你和北川,不管今天你俩为何而来,这一次我是真心的祝福,愿你们能有个好结果,别再是为了我折腾,也别是失去后才知道珍惜,这杯酒过后,我们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他仰头喝完第二杯,一气呵成。他最后端起来第三杯酒。

“第三杯酒……”

他转头看向了朱正廷,看进他宛如装了浩瀚星空的眼睛里,他朝他笑了笑,伸出左手过去重新牵了他的手,五指轻松滑进指缝里扣住他的,两只手就这么完成了最高层度的完美契合。

“第三杯酒,我敬我媳妇儿,也罚我自己,当初我混蛋看不清自己的心,带给他太多伤害,我亏欠他的,是我还多久都还不完的东西,但我愿意拿一辈子去还,我愿意拿一辈子去对他好,只要他还要,我这颗心都可以挖给他。这杯酒过后,我蔡徐坤只此一人,白首不离。”

他仰头喝完第三杯,干脆利落,却眼眸明亮,尽是深情。

三杯酒,这一次,我为你喝。

那些我曾经让你受过的委屈,我都一一补偿给你,那些你一度抹不掉的痛苦回忆,我都一一替你更改。


【TBC】


你们一直念念不忘的情节,我也同样耿耿于怀。


最近有不少宝贝跟我说超话里很多小姐妹在推这篇文,我自己也去偷窥了一下(捂眼 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还是那句话,我争取每一更都不让你们失望。

竹马设定
欢迎来看我的沙雕文学/捂脸




范丞丞一下把灵超推到墙上,两手抓着他的手腕,身体也就这这个姿势压过去,脸色有些阴沉的看着他。

被人怼到墙上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柔软的背部撞上坚硬的墙,任谁都不会保持着好脾气。

灵超皱着眉,手腕不断挣扎,想要挣脱范丞丞的禁锢。感受到灵超的反抗,范丞丞不但没有放手,倒是更加用力的压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发什么疯!”突然闯进来,什么话也不说就把他按在墙上,一直盯着他,灵超忍不住骂出来。

“喂,你脸红什么。”范丞丞终于开口

灵超听了这话,有些慌了起来,脑子有一瞬的当机“你管我?热的!赶紧起来!”。趁机挣脱出来,活动着手腕,趁着活动手腕的借口还转过身去背对着范丞丞,用手背试下脸上的温度,烫的他一团乱。

突然范丞丞低低的笑出声来,本来好听的带着奶味的少年音染上一点沙哑。灵超被这笑声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又觉得自己的脸可能变得更红了。

自己尽然被一个笑声撩到了,真的是,太没面子了。灵超默默的低下头,摸摸脸。我大概是没救了,要在范丞丞这里磕到死了。

范丞丞看着灵超,见他的神色慢慢恢复才带点委屈的说“超儿,听说今天隔壁班女孩给你表白了,你还答应了......”

语气故意拖的很长,有种想把委屈发挥到极致的意思。

“我没有!”灵超听了这话马上反驳回去,“你不要听别人乱传的话!我只是不想让同学看热闹,跟她说了句放学再说!”他急着解释,不想让范丞丞误会什么

“你看!‘放学再说’不就算答应了嘛,你们肯定还会再有交流的!那姑娘说不定还以为是你约她放学后约会呢!”范丞丞像小孩子一样,赶紧回过去,说着“证据”控诉

“我一放学就直接回家了,没有找那个女生......”灵超有点不解,明明自己没做过的事,怎么会被传成一部大片。而且......

而且范丞丞也相信了。这个傻子难道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嘛

“欸,你怎么了,不是啊,好啦我相信你还不行吗,你不喜欢她”灵超直勾勾的看着范丞丞,眼神他没太读懂,但好像....带着一点失落?嗯,失落。范丞丞语无伦次说着安慰灵超的话,他不想看见灵超失落的样子,他还是笑着好看。

听了范丞丞的话,灵超倒是笑了起来,他无奈透了。这个傻子,到现在还没懂,我等不及了,你不懂,就我来告诉你吧。

“范丞丞,我喜欢的是你。”

嗯?范丞丞惊讶的瞪大眼睛看他

“我喜欢你”灵超又重复了一遍,故意重重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

“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了,喜欢安慰我的你,逗我开心的你,给我买糖吃的你,拥抱我的你。所以,你呢?”

“你也喜欢我吧,不然怎么会听到我恋爱的消息会生气?作为好朋友,你不因该替朋友开心吗?”

灵超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范丞丞听得不耐烦,拉着灵超的手臂,拽进怀里,然后用嘴堵住他肖像许久的艺术品。


他说的对,我确实喜欢他

从小时候看见他哭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我当时就觉得,我一定得守住他,不让别人欺负他,也不许别人拥有它。

所以,听见八卦的人叽叽喳喳聊起他和另外的人的时候,我很生气,满脑子想的就是:找到他,问清楚

嗯,现在我知道答案了,他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




久别重逢

c3

“分手吧”范丞丞手机震动

他给灵超的备注是一颗红心,现在好像要被那阵震动震裂了一样



“正廷哥,我在你门外,开门”灵超打车到了朱正廷家“抱歉哥哥,我可能要打扰你一晚了。”

“没关系,快进来!”朱正廷心疼的看着灵超,小孩冻得浑身发抖,他抓着灵超的手,让他坐在沙发上,给他接了杯热水。

“喝了吧,你会好点。”朱正廷看着灵超。

“你....”想了想,还是开口

“我和丞丞分手了,没地方去”灵超盯着杯子上蔓延出的热气,回答道

“哥,我好累”

许久,热气仅剩一缕挣扎,被场外吹来的一阵风彻底砍断。灵超开口了

欸,累了就休息吧。朱正廷不知道他的累是指现在身体上的累还是和丞丞在一起的累。

他起身把灵超引进客房。





c4

“范丞丞!开门!”

范丞丞有些恍惚,而后他自嘲的笑了笑。什么啊,太逊了。尽然想灵超到幻听。

等一下,好像是真的。范丞丞瞳孔瞬间放大,他听到了,灵超的声音

连忙爬起来,顾不上整理自己,狼狈的冲过去开门

他激动的手打滑,锁怎么也打不开。

“超!”范丞丞把灵超拥进怀里“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范丞丞不断重复这两句话

灵超有些傻眼,这和剧本不太一样啊,不因该是我死皮赖脸,软硬兼施的逼他和我重新开始吗?

算了,不重要了,他还在就好。

灵超笑了笑,抬起手,环住了范丞丞。

“嗯,原谅你,结婚吧,我的大坏蛋”


———end

对就是这样,完结的猝不及防哈哈哈

这篇其实早就想放弃,但看见一个个慢慢加上的热度,还是不忍心了,结果就有了这个。

其实实话我特别怕继续发文,因为怕我的文一出,有人会发现“诶?我怎么关注了这个fo主”然后取关我quq……诶都是泪啊

好吧,我的bb到此结束

久别重逢

c2

“姐!我答应你!我同意去留学,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范冰冰有些奇怪,明明之前态度强硬的很,说要和灵超在一起,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拒绝了,这怎么还自己找上门了?

想了一会儿,还是拿起手机,订了最早的机票。

“票我给你订了,你回去收拾东西吧,和灵超道个别,两个小时之后我接你去机场。”

她觉得还是不要想太多,两个小孩子的事大人还是不要掺和的好。范丞丞同意出国留学已经符合了她的想法,其他的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这边灵超早在听范丞丞讲的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

单薄的身体在凌厉的风中显得格格不入。

他已经厌倦我了吗……是我哪里不够好吗?

灵超晃悠悠游走在街上,脑子里一团乱。

那既然他想走,我成全他好了。

灵超有些颓废。

他回到家,恍惚的跌坐在沙发里,拽过一个抱枕塞在怀里,双腿蜷缩在身前,裹成团。

门响了,随着开门的声音和脚步声,范丞丞满脸笑容走过向灵超。

“超......”范丞丞刚想说话。

“你今天回家晚了半小时,身上还都是香水味,你去哪了?”灵超把头抬起来,眼睛眨巴两下,然后看向范丞丞。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爱上了什么女人?你说啊!”灵超想,既然范丞丞要走,那也要让他记住自己啊。我这么说话他肯定会生气的.....对不起啊丞丞......

灵超像个机器人一样,心钝痛却不停的说出伤人的话。

“够了!”范丞丞终于打断了灵超,他实在是不明白灵超怎么成这样了。

他今天去找了姐姐,答应出国的事,他想让自己快点成长起来好保护灵超,但没想到自己得到的竟是一些虚无的质问。

“够了,生气也要有个限度吧!你现在的样子活像泼妇骂街!”范丞丞也被点起了怒火。

灵超沉默了,终于说出来了吧,早就讨厌我了吧……那你为什么曾经给我希望呢?范丞丞,你真残忍

“啪”是门被关上的声音,灵超走了。

房间瞬间变得空荡荡的。

范丞丞低下头,他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成了现在的样子。

如果再来一次,范丞丞抱住了灵超,就会感受到灵超冰冷的手。灵超慢点开口,就会明白范丞丞的想法是什么。

可惜,世界上就缺一个如果。

久别重逢(下)


拖了这么久,我的错quq。
刚开始是想写个超短be来着,但发现写着写着就停不下来了。。。
于是乎我又分了chapter,下不去手be又分了he和be两版
啊,这样子我也很绝望
太乱了我的错quq担待


有ooc我的错,慎入



一-甜甜才是爱版

c1

灵超从奶茶店离开,打电话给了朱正廷。


“正廷哥,谢谢你。”灵超很感激这个哥哥,当初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只有朱正廷一直在他们身边。后来范丞丞走的时候也是他陪着灵超,陪伴他,安慰他。


“没事,你们两个怎么样啊?”朱正廷还是那么温柔,平时字正腔圆总是不急不慢的感觉现在带了些许急促。


灵超苦涩笑了笑:“还能怎么样啊,就那样呗。他像回到高一的时候,那么冷,可能在他心里我就是个不懂事瞎闹腾的小孩子吧”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塞进嘴巴里。糖纸亮晶晶的,灵超从第一次见范丞丞开始口袋总是会装一颗这样亮晶晶的糖,亮晶晶的彩色糖纸就和范丞丞的眼睛一样好看。


今天的糖怎么带点苦涩呢。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是为什么分开?”


许久,朱正廷才开口问道。


灵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小心翼翼的呼出。



“我们啊……”


其实那天晚上,我看见丞丞了。


嗡嗡


六点了,丞丞该到家了


小孩扔下手里的零食,胡乱把满是油的手指在衣服上蹭了蹭,满心欢喜的从沙发上蹦下来,站在门后。


一,二,三。小孩在心里默数了三秒,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在外加一句甜甜的“丞丞”


嗯?开门声呢?抱抱呢?我家可爱的丞丞呢?


哦,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我们再来一次。


小孩有些慌张的眨了眨眼睛,又重新闭好。


一二三!这次数的极快,好像稍微慢一点就会失去什么。


还是没有回来。


没关系,可能是因为路上遇上了什么事吧。小孩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


如果这时候有人在旁边的话一定会笑话他笑容僵硬不协调。


滴答。


墙上挂钟秒针滴答滴答,旋转一圈又一圈。
好吵啊。


灵超开始慌了。他怕范丞丞出事,怕他丢下他。


我要去找丞丞。这一瞬间灵超脑子里只有这句话。


连件外套也没有拿,就踩这拖鞋裹着睡衣出门了。


灵超很怕孤独,他不想这么快的回到一个人的时候。


他疯一样的沿范丞丞每天走的路找着。不顾身边路人的眼光。


他只想找到范丞丞。


小孩的承受力难以做到在此时冷静。他已经在崩溃边缘了,泪水积满了眼眶,想要破开重围冲出去。


突然,小孩的动作停了,上时间的奔跑加上脑里某根线的一紧一松,终于坚持不住,跌坐在地上。泪水也像是找到了机会狠狠的发泄出来。


装潢华丽的咖啡厅,范丞丞坐在靠窗的地方,他对面的女人。


灵超的角度正好可以看清女人,大胆的大波浪卷,姣好的身材,五官雕刻的精美。是冰冰姐。


冰冰姐找丞丞干嘛?灵超有些奇怪。













久别重逢(中)

范丞丞昏昏噩噩回到家,走到最里的房间,想了许久,终于拿出钥匙打开门。


门被推开,范丞丞顺着推开的一条缝隙把灯打开。


这间屋子,是灵超的。准确来说,是五年四个月二十天前 在这个家中属于灵超的。


他们在高一遇见,高二熟识,高三毕业在一起。


在一起了一个月?还是更短些?嗯,因该是在我们正式宣布在一起的第28天,那天晚上我们分手了。


分手是灵超提出来的,原因是范丞丞比平时晚到家半小时。


敏感伴随着争吵,最后以灵超摔门分手结尾。


至今范丞丞仍没想明白,为什么那天的灵超这么的敏感多疑。为什么那时会和灵超争吵而不是耐心讲他拥入怀中亲吻他。


还有就是,他为什么要和灵超赌气答应出国。


范丞丞想,太久没回来了,我因该好好把这间屋子打扫一下,灰尘多的已经能把人呛出眼泪了。


太讨厌了啊。我好不容易放下你,你为什么再次出现,打扰我。凭什么....


再也忍不住,慢慢蹲下靠在墙边,低低的啜泣。


屋里,因为范丞丞的动作地面上的灰尘翩飞,嗯,难受。


久别重逢

啊,这篇想了很久但一直没有写下来,感觉自己写的很乱,但又不知该怎么来表达...嗯,到底还是发出来了。



久别重逢(上)

范丞丞走进奶茶店的时候灵超正巧低下头好看的眸子微闭着手捧奶茶咬着吸管发呆。


嗯,画面很美,小家伙奶茶喝的一点不认真,好看的眸子也微闭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有种忧郁的气息。
有种怀念的感觉。
有种,
想抱住他的冲动。


他身体保持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为了同时做到不捧起杯子和咬吸管两件事而微微弯着的腰。


一定很好抱。


小孩叫灵超,他曾经有一个男朋友,叫范丞丞。


他们分开很久了,三年还是几年来着,谁都不记得了。


想了想,范丞丞还是走了过去,坐在灵超的对面。


小孩儿听见动静抬头看看,嗯,是他。


满足的低下头放开咬着好久的人吸管,玩起了手指。


“还好吗?最近。”许久,范丞丞开口问道。他的声音有点沙哑了,可能是因为太久没说话的缘故吧,也有可能只因为想到了以前。


“挺好的。”又随意点了头,好像是为了肯定自己的发言。“你怎么会在这。”灵超是用了肯定的语气。


“我.....”


“算了,不想说也没关系。”反正我也知道。


是朱正廷约的你吧。
还是我请他帮的忙呢。


灵超悄悄勾了勾嘴角,我的目的达到了。“那么,我就先走了。”有些迫不及待的起身,后是刻意的缓慢。


范丞丞还是追了上去。


今天的风真大,灵超那么瘦,会不会受不了。


最终,他还是停在了门口,没有抬起脚步追上去。没有把外套披给他。没有把他搂在怀里。没有,像从前一样。




呐,到这儿,他们的这次见面结束了。


灵超和范丞丞是高中同学,两人都爱着对方,也深知对方爱着自己,但始终没有捅破中间的纸,直到,他们毕业。


灵超依旧留在那个小城市,他说他恋家,离不开家里人,但事实上是为了什么却无人知晓,怕只是懦弱的怀念。


而范丞丞出了国,去了哪里灵超没有注意,他只是注意到自己更加更加的想念范丞丞了。


好不容易等到他修学完毕回国,在朱正廷打电话告诉他的时候他就想,这次,我不想再放开他。


所以啊,灵超请朱正廷约了范丞丞出来,因为他从始至终,一直没有拿到范丞丞的联系方式。真可笑啊,不是吗。


灵超在日记本上写下四个字,又慢慢刮掉。他下笔太重了,纸都要被划烂了。


久别重逢


呵,不过是设计重重

/原创//紫罗/独偶戏

章2



“这些尔都不需要知道。”顾茗啃完桃子,向后抛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总之,本尊这段时间就在这里住下了,尔要管吃管住。”

“好......好。”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

“喂!本小姐凭什么收养你啊!”

诶,我到底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傻子啊。

“月儿!”

姐姐!曦月刚想跑去开门,眼神瞟见木椅上的大爷。顿时气的牙痒痒。

对着顾茗一脚踹过,对方也配合的变回木偶。当然,如果忽视那一个白眼的话,就会更完美的。

曦月哼哼一声,满意笑笑。去开了门,

“姐姐!”拉开门,曦月就扑进芷若怀中。

“月儿乖,明日便是瑾公主的诞辰了。”芷若拉着曦月坐到桌前。“准备一下,我们进宫吧。”

“呀!我差点忘记了!” 曦月恍然大悟拍下额头,“嘻嘻,那姐姐等下我,月儿这就收拾衣裳!”

“好,姐姐出去等你,快些。”

“芷若,我们一起。”打开门,幕黎站在门口。

“嗯,等下月儿,很快就好。”

“不急。”芷若最怕幕黎温柔的眼光了,会蛊惑人心,


明知我不是她,为何还要对我如此?

/原创//紫罗/独偶戏

独偶戏.章1

“走吧,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慕黎淡漠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拉了拉身边人,扬起一个微笑。
不得不说,他的微笑很好看,是那种会感染旁人的笑容,但可惜了,这么好看的笑容,只有芷若有机会看到。
“可是......”芷若有些犹豫,“那毕竟是我妹妹啊,我看着长大的妹妹啊!”
“Jasmine。”略带些严肃的声音,提醒着身边的人a女子。
“对不起,Epiphyllum。”
许久,女子低下头,不好意思道。
“嗯,走吧”Epiphyllum满意的笑了笑。抬起右手轻轻环住女子。
月儿,对不起......
从那天,我的任务就开始了。我永远身不由己,原谅我......
小小的曦月拉着芷若的手,好奇望着四周的摊位。
“快来看看喽!刚出炉的桂花糕,新鲜着呢!”
“想吃?”芷若好笑的看着曦月。小丫头眼巴巴的盯着,偷偷咽着口水。
丫头对着芷若眨眨眼睛。大眼睛里全是委屈“昭哥哥不让月儿吃,他说月儿再吃就不好看了……”
芷若噗嗤一声,毫不客气的笑出来。
“没事,月儿再吃也很可爱。”说着,掏出荷包“帮我包起来,谢谢。
“谢谢姐姐。”月儿接过桂花糕,笑嘻嘻的。
“姐姐姐姐,快看!这个娃娃好可爱!”
“嗯,月儿喜欢啊,下次姐姐再买给你好不好?”芷若翻了翻荷包,宝宝的荷包已经大出血了哭唧唧。
“好吧。”月儿小嘴一撅,眼神还是不忍离开摊位。
“芷若,曦月!”幕黎穿着月牙白袍,翩翩公子。
“幕黎哥哥!你是来接姐姐的吗?”
“是呀,把姐姐姐让给幕黎哥哥吧。”
说着,幕黎把陈昭拽到面前“这个做为谢礼。”
“嗯嗯!昭哥哥,我们走吧!”见色忘友的的曦月宝贝果断抛弃了芷若。
“喂!曦月!”芷若不甘心的叫着曦月,这小妮子,就这么抛下我了!?是不是亲妹啊,哼!
“行了,认了吧,你没她昭哥哥重要。”
“你走!”

“老板,帮我把这个木偶包起来。”快要到月儿生辰了,把这个送给她,她一定会开心的!
芷若小心地把木偶藏在背后,轻轻叩门“月儿。”
“来啦!姐姐,快进。”曦月拉开门,对着芷若撒娇。
“姐姐,我的礼物呢?”曦月忙倒一杯茶,讨好似的端到芷若面前。
“上次过街,见你瞧这提线的娃娃,好像很喜欢,所以买来给你。”芷若拿出所买的提线木偶,递给曦月。
“啊!姐你最好了!我好喜欢,谢谢姐!”曦月两眼放光了。忙扑向芷若。
“呵呵,你喜欢就好。”芷若稳了稳重心,轻揽住曦月,带着宠溺的笑。

“你好呀,我是月儿,你叫什么?”
哼,愚蠢的人类,本尊的名字怎能让尔等知道?
曦月躺在床上,手里握着芷若送的提线木偶。
“小木偶,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什么小木偶!本尊有名字!愚蠢的人类!
“就叫......小花怎么样?嘻嘻嘻,我叫月儿,你是小花,花好月圆~”
......小花?!本尊是男人!怎么能有这么....这么......这样的名字!愚蠢的人类!
“小花,小花,嘿嘿嘿。”曦月把木偶抱在怀里,开心的在床上滚来滚去。
哼,看在你这么傻的份上,本尊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感谢本尊吧,愚蠢的人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曦月揉了揉眼睛,惊讶的看着床上的男孩“你是谁!怎么会跑到本小姐的房间!还在本小姐的床上!”
男孩不满的睁开眼“死丫头,聒噪!”
说完又闭上眼,在床上蹭了蹭。
“你!”曦月一脚把男孩踹下地。
“干什么!愚蠢的人类!不要打扰本尊休息!”男孩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本便不存在的灰。
“不过,看在尔是本尊的渡劫人的份上,本尊就饶你一次,愚蠢的人类!”
“本尊名为顾茗,你可以称本尊茗瑞。”
曦月咽咽口水,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有问题……”
曦月对顾茗眨眨眼睛。
“讲。”顾茗不知从哪里拿来的桃子,吃的正香。
“为什么要叫你茗瑞啊?瑞有什么特殊含义?哦对了,你的桃子是哪里来的,月儿也想吃!不对不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说我是你的渡劫人?为什么......”
得到准许的曦月,问题一个个砸向顾茗。
“停!”顾茗听的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