耘、

久别重逢

c3

“分手吧”范丞丞手机震动

他给灵超的备注是一颗红心,现在好像要被那阵震动震裂了一样



“正廷哥,我在你门外,开门”灵超打车到了朱正廷家“抱歉哥哥,我可能要打扰你一晚了。”

“没关系,快进来!”朱正廷心疼的看着灵超,小孩冻得浑身发抖,他抓着灵超的手,让他坐在沙发上,给他接了杯热水。

“喝了吧,你会好点。”朱正廷看着灵超。

“你....”想了想,还是开口

“我和丞丞分手了,没地方去”灵超盯着杯子上蔓延出的热气,回答道

“哥,我好累”

许久,热气仅剩一缕挣扎,被场外吹来的一阵风彻底砍断。灵超开口了

欸,累了就休息吧。朱正廷不知道他的累是指现在身体上的累还是和丞丞在一起的累。

他起身把灵超引进客房。





c4

“范丞丞!开门!”

范丞丞有些恍惚,而后他自嘲的笑了笑。什么啊,太逊了。尽然想灵超到幻听。

等一下,好像是真的。范丞丞瞳孔瞬间放大,他听到了,灵超的声音

连忙爬起来,顾不上整理自己,狼狈的冲过去开门

他激动的手打滑,锁怎么也打不开。

“超!”范丞丞把灵超拥进怀里“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范丞丞不断重复这两句话

灵超有些傻眼,这和剧本不太一样啊,不因该是我死皮赖脸,软硬兼施的逼他和我重新开始吗?

算了,不重要了,他还在就好。

灵超笑了笑,抬起手,环住了范丞丞。

“嗯,原谅你,结婚吧,我的大坏蛋”


———end

对就是这样,完结的猝不及防哈哈哈

这篇其实早就想放弃,但看见一个个慢慢加上的热度,还是不忍心了,结果就有了这个。

其实实话我特别怕继续发文,因为怕我的文一出,有人会发现“诶?我怎么关注了这个fo主”然后取关我quq……诶都是泪啊

好吧,我的bb到此结束

久别重逢

c2

“姐!我答应你!我同意去留学,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范冰冰有些奇怪,明明之前态度强硬的很,说要和灵超在一起,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拒绝了,这怎么还自己找上门了?

想了一会儿,还是拿起手机,订了最早的机票。

“票我给你订了,你回去收拾东西吧,和灵超道个别,两个小时之后我接你去机场。”

她觉得还是不要想太多,两个小孩子的事大人还是不要掺和的好。范丞丞同意出国留学已经符合了她的想法,其他的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这边灵超早在听范丞丞讲的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

单薄的身体在凌厉的风中显得格格不入。

他已经厌倦我了吗……是我哪里不够好吗?

灵超晃悠悠游走在街上,脑子里一团乱。

那既然他想走,我成全他好了。

灵超有些颓废。

他回到家,恍惚的跌坐在沙发里,拽过一个抱枕塞在怀里,双腿蜷缩在身前,裹成团。

门响了,随着开门的声音和脚步声,范丞丞满脸笑容走过向灵超。

“超......”范丞丞刚想说话。

“你今天回家晚了半小时,身上还都是香水味,你去哪了?”灵超把头抬起来,眼睛眨巴两下,然后看向范丞丞。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爱上了什么女人?你说啊!”灵超想,既然范丞丞要走,那也要让他记住自己啊。我这么说话他肯定会生气的.....对不起啊丞丞......

灵超像个机器人一样,心钝痛却不停的说出伤人的话。

“够了!”范丞丞终于打断了灵超,他实在是不明白灵超怎么成这样了。

他今天去找了姐姐,答应出国的事,他想让自己快点成长起来好保护灵超,但没想到自己得到的竟是一些虚无的质问。

“够了,生气也要有个限度吧!你现在的样子活像泼妇骂街!”范丞丞也被点起了怒火。

灵超沉默了,终于说出来了吧,早就讨厌我了吧……那你为什么曾经给我希望呢?范丞丞,你真残忍

“啪”是门被关上的声音,灵超走了。

房间瞬间变得空荡荡的。

范丞丞低下头,他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成了现在的样子。

如果再来一次,范丞丞抱住了灵超,就会感受到灵超冰冷的手。灵超慢点开口,就会明白范丞丞的想法是什么。

可惜,世界上就缺一个如果。

久别重逢(下)


拖了这么久,我的错quq。
刚开始是想写个超短be来着,但发现写着写着就停不下来了。。。
于是乎我又分了chapter,下不去手be又分了he和be两版
啊,这样子我也很绝望
太乱了我的错quq担待


有ooc我的错,慎入



一-甜甜才是爱版

c1

灵超从奶茶店离开,打电话给了朱正廷。


“正廷哥,谢谢你。”灵超很感激这个哥哥,当初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只有朱正廷一直在他们身边。后来范丞丞走的时候也是他陪着灵超,陪伴他,安慰他。


“没事,你们两个怎么样啊?”朱正廷还是那么温柔,平时字正腔圆总是不急不慢的感觉现在带了些许急促。


灵超苦涩笑了笑:“还能怎么样啊,就那样呗。他像回到高一的时候,那么冷,可能在他心里我就是个不懂事瞎闹腾的小孩子吧”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塞进嘴巴里。糖纸亮晶晶的,灵超从第一次见范丞丞开始口袋总是会装一颗这样亮晶晶的糖,亮晶晶的彩色糖纸就和范丞丞的眼睛一样好看。


今天的糖怎么带点苦涩呢。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是为什么分开?”


许久,朱正廷才开口问道。


灵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小心翼翼的呼出。



“我们啊……”


其实那天晚上,我看见丞丞了。


嗡嗡


六点了,丞丞该到家了


小孩扔下手里的零食,胡乱把满是油的手指在衣服上蹭了蹭,满心欢喜的从沙发上蹦下来,站在门后。


一,二,三。小孩在心里默数了三秒,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在外加一句甜甜的“丞丞”


嗯?开门声呢?抱抱呢?我家可爱的丞丞呢?


哦,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我们再来一次。


小孩有些慌张的眨了眨眼睛,又重新闭好。


一二三!这次数的极快,好像稍微慢一点就会失去什么。


还是没有回来。


没关系,可能是因为路上遇上了什么事吧。小孩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


如果这时候有人在旁边的话一定会笑话他笑容僵硬不协调。


滴答。


墙上挂钟秒针滴答滴答,旋转一圈又一圈。
好吵啊。


灵超开始慌了。他怕范丞丞出事,怕他丢下他。


我要去找丞丞。这一瞬间灵超脑子里只有这句话。


连件外套也没有拿,就踩这拖鞋裹着睡衣出门了。


灵超很怕孤独,他不想这么快的回到一个人的时候。


他疯一样的沿范丞丞每天走的路找着。不顾身边路人的眼光。


他只想找到范丞丞。


小孩的承受力难以做到在此时冷静。他已经在崩溃边缘了,泪水积满了眼眶,想要破开重围冲出去。


突然,小孩的动作停了,上时间的奔跑加上脑里某根线的一紧一松,终于坚持不住,跌坐在地上。泪水也像是找到了机会狠狠的发泄出来。


装潢华丽的咖啡厅,范丞丞坐在靠窗的地方,他对面的女人。


灵超的角度正好可以看清女人,大胆的大波浪卷,姣好的身材,五官雕刻的精美。是冰冰姐。


冰冰姐找丞丞干嘛?灵超有些奇怪。













久别重逢(中)

范丞丞昏昏噩噩回到家,走到最里的房间,想了许久,终于拿出钥匙打开门。


门被推开,范丞丞顺着推开的一条缝隙把灯打开。


这间屋子,是灵超的。准确来说,是五年四个月二十天前 在这个家中属于灵超的。


他们在高一遇见,高二熟识,高三毕业在一起。


在一起了一个月?还是更短些?嗯,因该是在我们正式宣布在一起的第28天,那天晚上我们分手了。


分手是灵超提出来的,原因是范丞丞比平时晚到家半小时。


敏感伴随着争吵,最后以灵超摔门分手结尾。


至今范丞丞仍没想明白,为什么那天的灵超这么的敏感多疑。为什么那时会和灵超争吵而不是耐心讲他拥入怀中亲吻他。


还有就是,他为什么要和灵超赌气答应出国。


范丞丞想,太久没回来了,我因该好好把这间屋子打扫一下,灰尘多的已经能把人呛出眼泪了。


太讨厌了啊。我好不容易放下你,你为什么再次出现,打扰我。凭什么....


再也忍不住,慢慢蹲下靠在墙边,低低的啜泣。


屋里,因为范丞丞的动作地面上的灰尘翩飞,嗯,难受。


久别重逢

啊,这篇想了很久但一直没有写下来,感觉自己写的很乱,但又不知该怎么来表达...嗯,到底还是发出来了。



久别重逢(上)

范丞丞走进奶茶店的时候灵超正巧低下头好看的眸子微闭着手捧奶茶咬着吸管发呆。


嗯,画面很美,小家伙奶茶喝的一点不认真,好看的眸子也微闭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有种忧郁的气息。
有种怀念的感觉。
有种,
想抱住他的冲动。


他身体保持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为了同时做到不捧起杯子和咬吸管两件事而微微弯着的腰。


一定很好抱。


小孩叫灵超,他曾经有一个男朋友,叫范丞丞。


他们分开很久了,三年还是几年来着,谁都不记得了。


想了想,范丞丞还是走了过去,坐在灵超的对面。


小孩儿听见动静抬头看看,嗯,是他。


满足的低下头放开咬着好久的人吸管,玩起了手指。


“还好吗?最近。”许久,范丞丞开口问道。他的声音有点沙哑了,可能是因为太久没说话的缘故吧,也有可能只因为想到了以前。


“挺好的。”又随意点了头,好像是为了肯定自己的发言。“你怎么会在这。”灵超是用了肯定的语气。


“我.....”


“算了,不想说也没关系。”反正我也知道。


是朱正廷约的你吧。
还是我请他帮的忙呢。


灵超悄悄勾了勾嘴角,我的目的达到了。“那么,我就先走了。”有些迫不及待的起身,后是刻意的缓慢。


范丞丞还是追了上去。


今天的风真大,灵超那么瘦,会不会受不了。


最终,他还是停在了门口,没有抬起脚步追上去。没有把外套披给他。没有把他搂在怀里。没有,像从前一样。




呐,到这儿,他们的这次见面结束了。


灵超和范丞丞是高中同学,两人都爱着对方,也深知对方爱着自己,但始终没有捅破中间的纸,直到,他们毕业。


灵超依旧留在那个小城市,他说他恋家,离不开家里人,但事实上是为了什么却无人知晓,怕只是懦弱的怀念。


而范丞丞出了国,去了哪里灵超没有注意,他只是注意到自己更加更加的想念范丞丞了。


好不容易等到他修学完毕回国,在朱正廷打电话告诉他的时候他就想,这次,我不想再放开他。


所以啊,灵超请朱正廷约了范丞丞出来,因为他从始至终,一直没有拿到范丞丞的联系方式。真可笑啊,不是吗。


灵超在日记本上写下四个字,又慢慢刮掉。他下笔太重了,纸都要被划烂了。


久别重逢


呵,不过是设计重重

/原创//紫罗/独偶戏

章2



“这些尔都不需要知道。”顾茗啃完桃子,向后抛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总之,本尊这段时间就在这里住下了,尔要管吃管住。”

“好......好。”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

“喂!本小姐凭什么收养你啊!”

诶,我到底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傻子啊。

“月儿!”

姐姐!曦月刚想跑去开门,眼神瞟见木椅上的大爷。顿时气的牙痒痒。

对着顾茗一脚踹过,对方也配合的变回木偶。当然,如果忽视那一个白眼的话,就会更完美的。

曦月哼哼一声,满意笑笑。去开了门,

“姐姐!”拉开门,曦月就扑进芷若怀中。

“月儿乖,明日便是瑾公主的诞辰了。”芷若拉着曦月坐到桌前。“准备一下,我们进宫吧。”

“呀!我差点忘记了!” 曦月恍然大悟拍下额头,“嘻嘻,那姐姐等下我,月儿这就收拾衣裳!”

“好,姐姐出去等你,快些。”

“芷若,我们一起。”打开门,幕黎站在门口。

“嗯,等下月儿,很快就好。”

“不急。”芷若最怕幕黎温柔的眼光了,会蛊惑人心,


明知我不是她,为何还要对我如此?

/原创//紫罗/独偶戏

独偶戏.章1

“走吧,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慕黎淡漠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拉了拉身边人,扬起一个微笑。
不得不说,他的微笑很好看,是那种会感染旁人的笑容,但可惜了,这么好看的笑容,只有芷若有机会看到。
“可是......”芷若有些犹豫,“那毕竟是我妹妹啊,我看着长大的妹妹啊!”
“Jasmine。”略带些严肃的声音,提醒着身边的人a女子。
“对不起,Epiphyllum。”
许久,女子低下头,不好意思道。
“嗯,走吧”Epiphyllum满意的笑了笑。抬起右手轻轻环住女子。
月儿,对不起......
从那天,我的任务就开始了。我永远身不由己,原谅我......
小小的曦月拉着芷若的手,好奇望着四周的摊位。
“快来看看喽!刚出炉的桂花糕,新鲜着呢!”
“想吃?”芷若好笑的看着曦月。小丫头眼巴巴的盯着,偷偷咽着口水。
丫头对着芷若眨眨眼睛。大眼睛里全是委屈“昭哥哥不让月儿吃,他说月儿再吃就不好看了……”
芷若噗嗤一声,毫不客气的笑出来。
“没事,月儿再吃也很可爱。”说着,掏出荷包“帮我包起来,谢谢。
“谢谢姐姐。”月儿接过桂花糕,笑嘻嘻的。
“姐姐姐姐,快看!这个娃娃好可爱!”
“嗯,月儿喜欢啊,下次姐姐再买给你好不好?”芷若翻了翻荷包,宝宝的荷包已经大出血了哭唧唧。
“好吧。”月儿小嘴一撅,眼神还是不忍离开摊位。
“芷若,曦月!”幕黎穿着月牙白袍,翩翩公子。
“幕黎哥哥!你是来接姐姐的吗?”
“是呀,把姐姐姐让给幕黎哥哥吧。”
说着,幕黎把陈昭拽到面前“这个做为谢礼。”
“嗯嗯!昭哥哥,我们走吧!”见色忘友的的曦月宝贝果断抛弃了芷若。
“喂!曦月!”芷若不甘心的叫着曦月,这小妮子,就这么抛下我了!?是不是亲妹啊,哼!
“行了,认了吧,你没她昭哥哥重要。”
“你走!”

“老板,帮我把这个木偶包起来。”快要到月儿生辰了,把这个送给她,她一定会开心的!
芷若小心地把木偶藏在背后,轻轻叩门“月儿。”
“来啦!姐姐,快进。”曦月拉开门,对着芷若撒娇。
“姐姐,我的礼物呢?”曦月忙倒一杯茶,讨好似的端到芷若面前。
“上次过街,见你瞧这提线的娃娃,好像很喜欢,所以买来给你。”芷若拿出所买的提线木偶,递给曦月。
“啊!姐你最好了!我好喜欢,谢谢姐!”曦月两眼放光了。忙扑向芷若。
“呵呵,你喜欢就好。”芷若稳了稳重心,轻揽住曦月,带着宠溺的笑。

“你好呀,我是月儿,你叫什么?”
哼,愚蠢的人类,本尊的名字怎能让尔等知道?
曦月躺在床上,手里握着芷若送的提线木偶。
“小木偶,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什么小木偶!本尊有名字!愚蠢的人类!
“就叫......小花怎么样?嘻嘻嘻,我叫月儿,你是小花,花好月圆~”
......小花?!本尊是男人!怎么能有这么....这么......这样的名字!愚蠢的人类!
“小花,小花,嘿嘿嘿。”曦月把木偶抱在怀里,开心的在床上滚来滚去。
哼,看在你这么傻的份上,本尊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感谢本尊吧,愚蠢的人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曦月揉了揉眼睛,惊讶的看着床上的男孩“你是谁!怎么会跑到本小姐的房间!还在本小姐的床上!”
男孩不满的睁开眼“死丫头,聒噪!”
说完又闭上眼,在床上蹭了蹭。
“你!”曦月一脚把男孩踹下地。
“干什么!愚蠢的人类!不要打扰本尊休息!”男孩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本便不存在的灰。
“不过,看在尔是本尊的渡劫人的份上,本尊就饶你一次,愚蠢的人类!”
“本尊名为顾茗,你可以称本尊茗瑞。”
曦月咽咽口水,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有问题……”
曦月对顾茗眨眨眼睛。
“讲。”顾茗不知从哪里拿来的桃子,吃的正香。
“为什么要叫你茗瑞啊?瑞有什么特殊含义?哦对了,你的桃子是哪里来的,月儿也想吃!不对不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说我是你的渡劫人?为什么......”
得到准许的曦月,问题一个个砸向顾茗。
“停!”顾茗听的头大。

/原创//紫罗/独偶戏

独偶戏.序 叶府后院有一片大大的荷花池,一到六月,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荷花气息,荷花娇嫩,翠绿的荷叶让人陶醉。 池上方有一木亭是叶老爷专门建造的,位于荷花池中央,可以将荷花池的全部景色收于眼底,只因啊,这叶府大小姐叶芷若极其喜爱荷花。 荷花亭上,一对素衣少年坐在一起,配上满池荷花,也是一副养眼的图画。 “月儿,慢些,小心摔了!”叶芷若满眼宠溺的对着园中奔跑着的粉红身影。 “知道了,姐姐静啰嗦!”奔跑的人儿转过身对亭内的人扮了个鬼脸,又笑着跑开。 “诶,这孩子。”叶芷若却是毫无半点责怪“真是被惯坏了,都不知礼数了。”说罢,轻端起茶杯,泯了一口。 “小孩子,那么拘谨干嘛?还要像你一样,像个小大人似的。”幕黎摇晃两下茶杯,看向芷若的眼神也是毫不掩饰的爱慕及宠溺。 “哼,拒绝这无营养的谈话!”芷若轻咳一声,慌张的端起茶杯来掩饰自己的情绪,但粉红色的小脸还是毫不留情的出卖了她,但显然,她本人并没有发现。
不过她未发现不代表别人未发现,幕黎也未拆穿,只在心里暗笑。
“是,那我们谈谈你妹妹的生日?”幕黎笑着转移了话题。 “对诶,马上就到月儿的生辰了!”少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也不知送她什么好。”芷若双手托腮,撑在桌上,嘴微微撅起。 “自是心意最重要,月儿最是喜欢你这个姐姐,你送什么她都会开心的。”幕黎定睛看着芷若,好生可爱,像只发愁一会吃什么的小松鼠一样。
转眼,就到了叶曦月的诞辰了。
叶府边边角角都挂上了红灯笼,每人都换上了明艳的衣裳。脸上也都带着笑。敲锣打鼓也一项不少。
路人甲:“这叶府小姐的诞辰,为何如此重视,当如新春啊!”
路人乙:“兄台,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这叶家小女儿叶曦月可是从小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这诞辰自然要好好过了。”
路人甲:“哦?此话怎讲?”
路人乙:“别急,听我慢慢道来……”
这叶老爷啊,虽贵为丞相,但是一痴情之人,一生只娶了叶家两位小姐的母亲乌依拉一人。
但这乌伊拉夫人在怀二小姐时被叶老爷的母亲所羞辱,气急攻心,最后未能保住,但所幸,二小姐顺利出生。
从此,叶老爷把所有的过错归咎于自己,对两位小姐也是好到没话说。
而这二小姐啊,最为受宠,每每生辰,这叶老爷总是要大办一场的。

“月儿。”轻轻扣门,芷若站在曦月门前。
“来啦!姐姐,快进。”曦月拉开门,对着芷若撒娇。
“姐姐,我的礼物呢?”曦月忙倒一杯茶,讨好似的端到芷若面前。
“上次过街,见你瞧这提线的娃娃,好像很喜欢,所以买来给你。”芷若拿出所买的提线木偶,递给曦月。
“啊!姐你最好了!我好喜欢,谢谢姐!”曦月两眼放光了。忙扑向芷若。
“呵呵,你喜欢就好。”芷若稳了稳重心,轻揽住曦月,带着宠溺的笑。

阿,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来了,就不会走了。牵了,就不会放了。爱了就不会弃了。
故事,也就开始了。
谁能说是刚开始就错了?不过一错再错。
哦,当然,这就是后话了。